“祖赋人权”辨析——兼与徐勇教授商榷

发布者:rslyjzx发布时间:2021-01-04浏览次数:10

内容提要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学科体系、学术体系、话语体系,的确需要中国式原创。但是,任何创新都是以历史知识为前提并借鉴外来的知识。《祖赋人权:源于血缘理性的本体建构原则》一文以当代中国农村社会为研究对象,但不少证据材料却是其他学者关于历史上中国农村的观点和材料,用历史的材料来证明现实,是不足为证的。此文强调“祖赋人权”就是一种所谓的“血缘理性”“中国理性”,但理性是人为选择的结果,血缘不是人为选择过程的产物,而是生理行为的结果,也就是生物性。生物性上的祖仅仅是赋予了人的生命,生命之外的其他权利几乎都是政治理性的结果。此文还把“祖赋人权”与西方启蒙主义倡导的“天赋人权”对立起来,但是认真追溯历史会发现,基于祖先崇拜的所谓“祖赋人权”,是以王权、君权为纽带,把帝崇拜、天崇拜与祖先崇拜对接起来而形成的。换言之,远古的中国早就以“天命”为至上的权威,人间的所有秩序与权力,都是在“天命”之下而被打上了政治理性深深的烙印。

文章刊载于《探索与争鸣》2020年第6

作者简介:胡键,上海社会科学院软实力研究中心主任、研究员